51男郎
潮流gay生活社区

我不要你了

我和晏华的关系好转是发生在高考完之后的那个暑假里。当大家都在暑假四处旅游狂欢时,我在同学的介绍下开始学跳舞,去了另外一所城市。恰好晏华家也在那里,因为要照顾老人和弟弟,晏华没有出去玩,我们之间的交集便开始多了起来。

我对这座城市很陌生,但在晏华的带领下逐渐熟悉起来,三两天之后我也开始赞同晏华的话了,“这地方真小,一点玩的都没有”。他像一个将军一般,带领着士兵开疆扩土,士兵跟在他身后临难不避,勇猛果敢。

晏华提议去看电影,我没什么意见,问他看什么,晏华说让他看看,然后他选了《西虹市首富》,问我怎么样,我点头同意。晏华下单之后很快去取了票,位置是在中间,连着坐的。

电影前半场很搞笑,我们都沉浸在电影所带来的喜悦中,连彼此的笑声,也跟着影院的笑声混在一起。直到王力宏开始弹钢琴,画面整个变得温馨,不禁让人感动,夏竹眼含泪水的看着舞台,王多余此时被触动到,突然看向了夏竹,对夏竹萌生了爱意。

此时我也是被感动到了,眼睛含着泪水。我突然把头偏向了左边,我想看看晏华现在是什么样的,他是不是也一样被感动到了。果不其然,晏华眼里也是含着泪水,微笑的看着荧幕,整个表情还带有一丝向往。荧幕的光打在他含着泪水的眼睛上,我突然觉得晏华的眼睛好亮好好看,仿佛是整个影院的中心,看得我直发愣。

“我 渐渐失去知觉,就当做是种自我逃避。”

“你 飞到天的边缘,我也不猜落在何地。”

……

直到音乐声变了我才转过头,迅速收拾了自己刚才的状态。我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刚才会突然转过头看晏华。但幸好晏华刚才没有注意到我,不然他要是注意到我在看他,然后看我一眼,那岂不是就对视了?

从这个时候起直到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,我总是会不自觉的时不时看晏华,找晏华,想晏华。

我们去了欢乐谷,还是和舞蹈室的姐姐们一起的。

第一个项目是过山车。我恐高,说不去坐了,在下面等她们就可以了。她们说你不和你同学坐,那你同学和谁坐啊。她们这么一说完,晏华看着我,满是期待的眼神里多了一些乞求。是啊,我怎么没想到,于是我就硬着头皮上了。

三圈完了,我也快完了。我还没休息好,又被拉着去了下一个项目,大摆锤。我本来这次死活也不愿意了的,但晏华又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求我,我,又答应了。

还没从上一刻的恐高中缓过来,就又进入了下一个更高的项目中,我的恐高,更严重了。我死死握住座椅把手,头埋进胸口,眼睛紧闭,不看外面。但腾空和失重的感觉还是让我非常害怕,我带着哭腔叫喊快让我下去,我要受不了了。我觉得我已经哭了,但风把我的眼泪给吹了回去,不见眼泪,只见悲容。

晏华一直叫着我的名字,“小星,小星!”,他把我的手从把手上松开,然后握了上来,十指紧扣。

我说你快松开,我手出汗,会很不舒服的。他说没事,我的手也出汗。于是晏华就一直握着我的手,还叫着我的名字。我反握着他的手,听他叫着我的名字,我不害怕了,但还是不敢睁开眼睛。

“小星你看,那边有晚霞,好美啊,你快看!”我听到了晏华的声音,晚霞,有晚霞,在空中看晚霞,这是一件多么浪漫的事情啊。我克服着内心的恐惧,慢慢的睁开了眼睛,一抬头,就看见了天边的晚霞。

橘红色的云朵垂在天边,太阳在云朵背后若隐若现。真美啊,我第一次看到这么美的日落,还是在这么高的地方,还是和晏华一起,看的这么清楚。我突然,好想哭啊!完了,眼泪要出来了,忍不住了,不行,不行啊,得赶紧憋回去。

“不害怕了吧,是不是很漂亮?”晏华的声音从旁边传来,我一扭头就和他对视上了,十指紧扣,前面是晚霞,旁边是晏华,手里还是晏华。我,我,我突然心脏错漏了一拍。我马上把头转向了前面,“嗯,真的很漂亮啊。”晏华也扭头看着晚霞,然后又开始呼喊我的名字了,“小星,小星,哇哦~”晏华你能不能别叫了。

从大摆锤下来之后我仍然心有余悸,对高空的恐惧压过了美景带来的心动。后面还没缓过来就又被拉去坐了两个高空项目,我死死蜷缩在座位上,任凭晏华做什么举动,我都没有听他的,但背上,手上,还是传来了晏华的温度 ,慢慢的,一点点浸入我的身体,溶化我的恐惧。我有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了。

摩天轮我和晏华又坐到了一块。我们应该在一块,但又不应该在一块。晏华和我相对而坐,摩天轮刚开始上升的时候,我俩都没有说话,他拨弄着他的手,我看向外面,时不时的瞟一眼晏华。气氛尴尬极了,谁也没有开口,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我想他也是。

摩天轮一点点上升,时间也一点点过去,尴尬也一点点增加。必须说点什么,于是我开口了,“外面真好看。这夜景很漂亮。”

“嗯。”晏华就简单的说了一个字,气氛又陷入了尴尬之中。

“你大学要去哪啊?”

“黑龙江。”

“这么远?那专业呢?”

“电气。”

······

说不定我们以后就分道扬镳,天各一方了。此时我想把晏华留下来,留在我身边,想开口,但又没有开口,张张嘴,只吐出了一句,“以后寒暑假回来了记得找我玩,我也会找你的。”“嗯,一定。”

晏华上学了,我本想送他,可他说不用,他发了他坐车去机场的视频给我,我把视频看了好几遍,直到视线模糊。

“再见,等你回来。”

“再见,等我回来。”

晏华上学没多久,我也上学去了。刚开始一个月我们还经常聊天,分享彼此的日常和关心,后来就慢慢的少了联系,直到没了联系,直到放假回家,才又重新联系。但如果我不找他,我想他是不会找我的。

我去找舞蹈室的姐姐们玩,玩的太晚回不去了。本来说借去同学家睡的名义在外面住酒店,但她们又让我先联系好我同学,并且证明给她们看,才能放我走。

我顿时有些惊慌失措,怎么办,联系谁?现在谁还会在大晚上的时候收留我?“是不是上次和我们一起去欢乐谷的那个同学?”一个姐姐开口问道,“嗯嗯,是,就是他,刚好他家就在这边住,不远的,打个车过去几分钟就到了。”我还没想清楚找谁,嘴上就稀里糊涂的接过话说下去了。这下好了,只能找晏华了。我硬着头皮给晏华发了一条消息。

“睡了吗?”没想到晏华秒回。

“还没,怎么了?”

于是我把今天的经过给晏华说了一下,问能不能现在去找他,在他家借宿一晚。晏华说好,待会儿出来接我。我把聊天记录给姐姐们看,这才放心让我走了。

没想到我和晏华竟然会是以这种方式再联系。我们的关系,还能像以前一样吗?我一点也不确定。

下了车我在马路对面一眼就认出了那个身影,是晏华!是几个月没见的晏华!我忍不住高兴和激动,一路小跑的冲过马路,在晏华面前停下,我想给晏华一个大大的拥抱,但止住了。后来晏华告诉我其实他当时也想抱我,不过忍住了。

到家之后很快洗漱完和晏华躺在了床上。我一躺下,就感受到了一股热气,“这床好暖和啊。”晏华笑嘻嘻的说,“知道你要来,我刚才特意铺的电热毯,我以前睡觉都不用呢。”心里涌现一股暖意,晏华还是这样,我一时心里五味杂陈,没有再说话。

晏华躺下之后很快就睡着了,我睡不着,玩了会儿手机就不想玩了。看着天花板不知道该想些什么,晏华突然踢了一下被子,他的腿暴露在了外边。傻子,会着凉的。

我小心翼翼的起身把被子给晏华重新盖上,看着晏华熟睡的面庞,他的胸腔跟着呼吸起起伏伏,长长的睫毛紧闭着,厚薄适中的两瓣嘴唇微微张开。他睡的很踏实,看起来像正在做一个美梦。我的眼眶再次湿润,一滴泪水沿着眼角滑落,流进了枕头里。我翻过身不再看他,我不能这么想,也不能这么做。

之后我们约着出来玩了几次,但我们之间多了那么一点微妙。聚会时同学会开玩笑让我和晏华坐一起,让我给晏华留吃的,让晏华给我买吃的。我们都知道大家是在开玩笑,谁也没有当真,也不能当真。每当我和晏华独处的时候,气氛总是有点尴尬,让我束手束脚的,可能是我自己在尴尬,是我自己放不开,是我自己在把玩笑当真。但晏华有时候,也不该说太多,做太多,他什么都不说,什么都不做就可以了。

新年的时候我给大家发新年祝福,大家都回同乐的时候,晏华回的是“我希望我以后每年都能收到你的祝福”;出去玩突然下雨了,晏华把别人赶开然后把我拉进他的伞下;放假回家会看我发在朋友圈的车票掐着点来接我,不告诉我为了给我一个惊喜······

开学前一天我又去了晏华家。我和晏华躺在床上,什么也没说。我知道他这是让我早点睡,明天还得早起赶车,但我睡不着,那晚我彻夜未眠。

我想让自己睡着,可怎么也睡不着。明天早上就可以和晏华分开了我应该觉得庆幸,不会再频繁的想他见他,可真的要分开时我又失魂落魄的,我觉得我要失去晏华了。心里那颗种子在这一晚迅速发芽壮大,然后越了界。

没等闹钟响我就自己蹑手蹑脚的起了床,把闹钟给关了。看着晏华还在熟睡的面容,我想去抚摸亲吻,但我止住了,给他把被子弄了弄,转身提着行李箱走了。

关门的声音把晏华给吵醒了,他给我打了电话,用慵懒没睡醒的语气问我怎么自己走了不叫他。我用极其轻声温柔的语气给他说,“我看你还在睡,不想吵你就走了。你快睡吧,我已经上车了,快睡吧,听话,啊。”,“嗯,那你小心一点,到了和我说一声,我睡了。”,“嗯嗯,你快睡吧。”

我拦了一辆出租车。天还蒙蒙亮,司机问我怎么一个人拖着个箱子去坐车呢?家里没人送你吗?我给司机说太早了我不想吵醒他们,我自己走就可以了。司机一听我这话像是受了很大触动,一个劲儿的夸我懂事,还抱怨她自己的孩子如何如何不懂事,顺带还把她亲戚的孩子也一并带上了。

我无心听司机的抱怨,一路上郁郁寡欢,我怎么可以吵醒晏华,本来在他家睡就已经很麻烦他了,我怕再麻烦下去,我只会更受煎熬,做出一些不可预料的举动或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,我得及时止住我的脚步,收住我的心思。

我以为开了学我就能收住。但我开始频繁梦见晏华,看见和晏华相似的身影。我们之间的聊天记录,我也反反复复的,每天都在看。想忘的东西忘不掉,想收的东西也收不掉,似乎事情从来不会按照我的想象来。

这次放假回家没有惊喜了。算算时间我和晏华已经五个月没联系了,我忍住没有先联系他,我想等晏华先联系我。如果他一直不联系我的话,我们就这样慢慢忘记也不错,虽然他对我很重要,但我们之间什么事也没有,更重要。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,把晏华的微信给删了。反正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他应该也不会知道,毕竟,不联系的话,谁会发现呢。

但意外真的来了。

我遇到了网络诈骗,被骗走了三千块,最后连自己的QQ也一并被盗走了。我去警局报警,警局表示束手无策,甚至还在一旁嘲笑我。我如当头棒喝,顿时心灰意冷,失魂落魄的从警局大门走了出去,天空此时非常配合的下起了小雨,我没带伞,淋着雨走在路上,我笑了起来,哈哈哈······

回到家里我强装镇定,什么事也没有发生。用小号把大号给举报冻结了,然后等待第二天解封重新登陆。晚上我躺在床上,再也忍不住,闷声大哭起来,我怎么这么倒霉,我怎么这么善良,我怎么这么好骗,别人说什么我就信什么,现在好了,骗子还用我的QQ拿去骗我的朋友了。等等!骗子不会群发吧,不会每个人都发一遍吧?!那骗子会不会发给晏华?然后晏华发现我把他微信给删了,那我该怎么说?点错了?不知道?完了,不要这样。我止住了哭泣,开始双手合十的祈祷起来,希望骗子不要发给晏华,求求骗子了,钱不要了都行,求你们别发给他,别找他!

事与愿违,果然发给他了。聊天记录停在了最后一句上,“你微信把我删了?”我给他说QQ昨天被盗了不好意思。还没想好怎么解释删微信的事情,晏华又发来了一条消息,“你不要我了吗?”

晏华又说他发现我QQ被盗和他微信被删的时候他本来想打电话给我的,我按照他说的时间回忆,发现他说他想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从警局出来在路上淋着雨。我哭了,内心疯狂的质问呐喊着,你为什么不打啊,为什么不打啊?

我想骂他,但我最后还是心软了,又想着不能这样,于是我的回复时而冰冷,时而热情。我该怎么办呢?他给我说了好多他大学的事情,还说我送他的东西很好用,室友都很羡慕他有我这个朋友。一下子又感觉回到了从前,他还说了他四级没过,我能感到他的失落,真的好心疼,好想抱住他,和他一起努力,跨过这道坎。可是不行啊!不行啊!这样我会越来越难忘掉他的,我会越难以控制自己的感情的。

纠结,难受,不安,痛苦。我想对他发泄,想告诉他我的想法,我的情绪。但我不能,他和我不一样,我说了只会让他有更多的烦恼,这件事本来就是我先做错的,应该是我来承担,应该是我来认错,应该是我来赎罪。他应该和普罗大众一样,沐浴在阳光下。

长痛不如短痛,我决定和晏华摊牌,然后断掉联系。

“我确实是不要你了。

因为你太重要了,对我来说。

我之前找过你几次,可是你都没回我。我做梦都梦到你回我了,然后半夜迷迷糊糊的醒来赶紧看手机,你还是没有回我。

我知道你肯定是太忙了,没空回我。

我知道如果我不找你,如果没有这件事,你是不会找我的,也是不会发现我删了你的。

我从来都不讨厌你。

我反而特别在意你,在意到别人都嫉妒了。

还有什么想问的吗?我都回答你。”

晏华没有回复,我发泄完以后觉得心里轻松了许多,想着就这样断了挺好,但又自私的想晏华会不会和我一样,说不定他能给我一个我想要的回复。于是我在等,一直在等。等到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,还做了个梦。

我梦见晏华回我了。他说他早上在去某个地方的路上,没有看手机,昨晚睡得特别早,所以没回,还告诉我这个地方特别美,问我想来吗?我真高兴啊,赶紧回复他说我想我想。可是醒来看手机,什么都没有。我愣了好半天,现在放假了大家都在家里躺着,大家都无所事事,整天抱着手机玩,要是想回肯定早回了对吧,我都追问了两次了,依旧没有回复,我这又是何苦呢?怎么在他面前就这么卑微呢?

他发现我对他的特殊了吗?他肯定发现了。他有难过吗?他肯定难过了,说不定晚上还躺在床上哭了,像我一样是吗?肯定是的,他人这么好,这么善良,这么体贴,我怎么舍得他难过啊,还是因为我造成的,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·····他能听到吗?

没等到他的回复,我发了最后一条消息过去,“再见”然后把微信QQ电话全部一起给删掉拉黑了。我是一个不合格的朋友,一不小心越了界,结束时弄得两败俱伤。一想到他难过的样子我就心疼不已,我想抱着他,安慰他。

这样就好了,我离开就好了,忘了就好了。我宁愿他接受我离开的痛苦,也不愿让他去承受偏见。希望他能慢慢接受我离开的事实,我猜会很快的,毕竟开学之后他就有新生活了。希望他能慢慢忘了我,即使在放假回家之后也不会想起我。希望他能遇到彼此喜欢并且能被祝福的人。希望他四级能早点过,毕竟英语是他很吃力的学科。

赞(1) 打赏火腿
未经51男郎网允许不得转载:51男郎 » 我不要你了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51男郎网,潮流gay生活社区

在线GV51男郎联盟赚钱

哥哥觉得好,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?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